tags
经济
市场
type
Post
status
Published
slug
what-is-cost
date
May 19, 2022
summary
成本是经济学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可以说学懂了成本的概念就学懂了经济学的一半,但是对外人来说,它又常常被忽略。
category
商业市场
icon
password

一、什么是成本

成本是经济学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可以说学懂了成本的概念就学懂了经济学的一半,但是对外人来说,它又常常被忽略。

采石场的故事

有个商人开了一家采石场,同时他又在采石场的旁边买了一块空地,也不为了建房,也不为了开发风景区,这很奇怪,这是为了什么?
notion image
其实,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如果在采石场周围有一大片空地的话,肯定会引来一批开发商想在这盖房子,如果盖好房子,居民住进来,肯定会抱怨采石场发出的声音,这样肯定会对采石场的生意造成影响。为了能让采石生意顺利进行下去,索性这个商人就把这块空地买下来,什么也不开发。

企业家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做

企业家的本质是资源配置的中间人。这块地真的是这个商人买的吗?这个商人为什么愿意生产石头。是因为有人愿意买石头。
他买了这块空地,表面上是他自己付的钱,但实际上,他之所以愿意付这个钱,是因为他深信有人会替他付这个钱,那就是买石头的人。
再进一步推导,买石头的人是为了干什么?他买石头可能要修一个博物馆,他为什么要修建博物馆?因为他坚信会有人掏钱买票参观博物馆。所以,一层一层推导下去,你会发现,我们看得见的,商人真金白银买这块地,看不见的,是最终有消费者愿意为石头买单。
实际上,是消费者买下了这块空地。
这个商人只不过是一个中间人。他通过合理的猜测,认为最终有人愿意买他的石头,他才去买这块地。这时候,他其实是个隐形的拍卖者。其实,所有的企业家都在充当这个角色。他在猜有没有消费者愿意为他的经营活动买单。如果猜对了,社会不需要奖励他,他已经得到奖励,那就是他赚的钱;如果猜错了,他也不需要承认错误,因为他已经亏损,亏损就是恰当的惩罚。
💡
商业的本质就是做资源配置的中间人,让有需要的人,通过你来为他们的需求买单。这么看,从商和从政是否有很多相似之处呢。

成本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

曼昆在经济学原理里说:一种东西的机会成本是为了得到这个东西所放弃的东西。(Cost is the best opportunity foregone.)
我们可以看到,这块空地其实是这个商人平稳生产石头的一种重要原料。他是个隐形的拍卖人,其实也面临两个选择。
他在猜测这块地到底是用来做石头好,还是用来盖房子好。当前阶段他认为是做石头的收益高,所以就用来做石头。
假设有一天房子的价格蹭蹭的上涨,那这个商人可能就会把这块地用来盖房子。这块地其实是有两种竞争性的用途的:采石场OR居民区。最终这块地要来做什么是取决于做采石场或者做民居哪个出价更高的。
💡
如果盖房子能赚更多的钱,换作你是这块地的管理者,你当然也会把这块地拿来盖房子用啦。
再假设这块地有两种用途,一种是盖博物馆,一种是盖民居。
这个时候肯定有两种人,一种是想参观博物馆的人,一种是要住房子的居民,他们可以是两拨人。但他也可以是同一个人,一个人可以同时有两种需求,他要在这两个需求当中做权衡,做取舍,要么看博物馆,要么住房子,这个时候成本的概念就出来了:成本就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
这块地如果拿来修博物馆,那么就放弃了民宅,修博物馆的成本就是那个没有修成的民宅;
如果倒过来,这块地如果用来修民宅的话,博物馆就修不成了,修民宅的成本就是放弃了的博物馆。
一个资源,它有若干的选项,被选中的那个选项,它的成本是那些所有落选的选项当中,价值最高的那个。简单说,
成本就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
💡
对于每个人,每天都是公平的86400秒,你选择用它来做什么,取决于对你来说价值最高的事情是什么,因为这意味着你牺牲了这段时间的所有可能性。

如何找到被放弃的最大代价

假设中国工人有两个选择,要么制造袜子,要么制造飞机。制造袜子的成本,是放弃了的飞机;制造飞机的成本,是放弃了的袜子。
请问,对于中国工人来讲,究竟是制造袜子的成本高,还是制造飞机的成本高?
notion image

制造飞机的成本高。

💡
可以简单地想,造飞机肯定贵啊,成本高啊。那关于成本的概念你就白学啦~
我们已经知道看成本,其实要看的是做这个东西放弃的最大代价是什么?看起来好像是中国工人制造袜子就没法制造飞机,制造飞机就没法制造袜子。
看似制造袜子放弃的是制造飞机,但是这群制造袜子的工人其实是不会制造飞机的,他们放弃的最大代价并不是放弃制造飞机。
但是制造飞机的人制造飞机,他们放弃的最大代价可能就是去教人制造飞机等等技术含量高的事情。那当然是制造飞机的成本高。
💡
是不是茅塞顿开了。做一个比较理想化的假设,假如你是一个时薪100的软件工程师,那你放弃工作时间用来做其他事情,牺牲的成本就可以是你的工作时薪,而不是其它你能力之外的可能性。比尔盖子看到地上有一美元,但不会花时间去捡,因为这样做的成本太高了。

二、沉没成本不是成本

沉没成本,是指以往发生的,但与当前决策无关的费用。从决策的角度看,以往发生的费用只是造成当前状态的某个因素,当前决策所要考虑的是未来可能发生的费用及所带来的收益,而不考虑以往发生的费用。
notion image
人们在决定是否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不仅是看这件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而且也看过去是不是已经在这件事情上有过投入。我们把这些已经发生不可收回的支出,如时间、金钱、精力等称为“沉没成本”(Sunk Cost)。
你花300块钱通过某渠道买一样东西A,后来发现自己上当受骗,300块钱血本无归,接着你花费500继续另种渠道购买A,你为了得到这个东西A所花费的全部开销是300+500=800。
你后面想把这样东西出售,你能把800作为出售这个商品的成本吗?这显然是不合理的。300块钱只是你做决策时失误所造成的成本,是一种沉没成本,商品本身的价值中并不包含这部分。
从开销的角度来说,300+500=800的确是你的成本,但那300却不是你做出“买到A”这个决策所“必须”花费的代价,所以并不能算是一种“成本”。
 
在经济学和商业决策制定过程中会用到“沉没成本”的概念,代指已经付出且不可收回的成本。沉没成本常用来和可变成本作比较,可变成本可以被改变,而沉没成本则不能被改变
💡
凡提到成本,我们一定是向前(未来)看,而不是向后(过去)过去看的。过去的、不能被改变的东西,我们不能称之为成本。

三、你的成本由别人定义

负面的感受不是成本

将负面的感受当做成本,是很多人容易犯的错误。
比如我们要在自家院子里修一个游泳池,修游泳池的过程有许多负面感受,辛苦劳累一段时间的脏乱差等,但这些都不是修游泳池的成本,因为没有放弃什么东西,修了游泳池这个地方就不能搭帐篷,那个放弃了的帐篷才是我们修游泳池的成本。
我们可以用几个简单的数字,把这个概念说的更清楚:
notion image
如上图,假设我们可以选择建游泳池、或搭一个帐篷。
修游泳池给我们带来的正面感受是 100 分,负面感受是 70 分,则游泳池带来的净幸福值是 30 分;
而搭一个帐篷,假设它带来的正面感受是 50 分,负面感受是 10 分,则帐篷带给我们的净幸福值是 40 分。
此时,我们要比较的应该是两者的净幸福值。也就是说修一个游泳池,我们放弃的代价是40分的帐篷的净幸福值,而不是 70 分修游泳池的负面感受。同样,我们要搭一个帐篷,它的成本是我们放弃的游泳池净幸福值 30 分,而不是搭帐篷的负面感受 10 分。
💡
代入到生活中,我们常常用做一件事情的难易、以及付出的负面情绪代价来评估这件事值不值得做。然而按照经济学的理性分析,我们应该正确评估所放弃的代价,从而选择做正确的、难的事,而非做错误的、简单的事。

你的成本由别人决定

假设我家在长安街上有一个祖传铺位,专卖茶叶蛋。我的想法是这个铺位是我家的产权,不用交铺租,因此我经营茶叶蛋的成本几乎为0 ,但这个想法并不对,因为成本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而不是这个铺位的租金。
坚持用这个铺位来卖茶叶蛋,成本是放弃了的其他可能性,比如出租。我坚持卖茶叶蛋,放弃的就是这个铺位的铺租,铺租是社会上所有其他人共同决定的,是他们的看法决定了长安街上这个位置的铺租值多少钱,所以是社会上其他的人决定了我坚持卖茶叶蛋的成本。
如果有人愿意出 2 万元钱租这个铺位,那么坚持卖茶叶蛋的成本就是 2 万元;如果有人愿意出 3 万元,那么成本就是 3 万元,跟这房子是谁的没有关系。坚持卖茶叶蛋的成本,只跟一个因素有关系,那就是放弃了的最大收入。
💡
你所卖出的每个产品成本,不是由你自己决定,而是由别人决定。那么你卖出每个产品的价格是由你自己决定的吗?

你的职业范围由社会决定

今天的人喜欢讲"不忘初心",但为什么不忘初心那么难呢?
因为当初你有初心的时候,选择的机会可能没那么多,所以比较容易坚持,但随着境遇的变化,机会增加,你要坚持原来的看法就越来越难了,成本就越来越高了,放弃的东西就越来越多了。因此"不忘初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为什么?因为你坚持"初心"的成本是放弃的最大代价,这事可不由你做主,那是由社会上的其他人做主的。
我们把这个逻辑再推到极致。我问你,谁拥有你的生命?是谁决定了你如何度过自己的一生?是谁决定了你今天的职业?你肯定会说:生命是我的,当然由我决定自己的职业,或者是我的父母帮我一起做决定的。
真的吗?
经济学可不这么看。其实你的生命跟刚才卖茶叶蛋的铺位是一个道理。没错,你拥有你的生命,但是你的生命怎么度过、放在哪个用途上使用,是由社会上其他人共同决定的。
你选择职业,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别人对各种职业的看法的影响。如果你明明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程序员,但是你非要把研究《红楼梦》当做终身职业,那么,你放弃的最大代价就是你做程序员的收入你扛得住吗?你不一定扛得住。
其实,我们年轻的时候要花大量时间去学习不同的课程,参加不同的社会实践,目的就是要搞清楚,哪个职业能给自己带来最大收益,能最大限度地满足自己的兴趣,同时自己花所花费的成本是最低的。
你可能以为,你能选择的职业范围非常广,但是你想想, 50 年前的那些职业,你现在能选吗? 100 年前的那些职业你现在能选吗?
199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里,中国职业被归为8个大类,66个中类,413个小类,1838个细类(职业)。2015年新修订的大典再次向社会公布,将职业分为8个大类、75个中类、434个小类、1481个职业。与99版相比,维持8个大类、增加9个中类和21个小类,减少547个职业。 上个世纪80年代的司机、老师、电影放映员、邮递员、播音员,90年代的下海经商,21世纪突起的土木工程,IT技术,金融互联网,最近几年最火爆的公务员等等。
其实,你今天能选择的职业,只是一个非常狭窄的范围,这是今天大多数人都认可而存在的职业范围。你在这当中要选择自己兴趣最大、付出成本最低,而且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总收入最高的职业。
经济学的看法是:你拥有你的生命,但是你的生命是怎么度过的,你职业是怎么选择的,很大程度上是由社会上其他人决定的。
💡
恰恰有趣的是,在心理学研究的范畴中,你的生命也不是由你的主观意识自由控制的,恰恰是由整个社会群体朝着一个演变的方向所被迫自然做的选择。而且你的行为决策一切都由你的潜意识或本能地进行,而这一切都不经过你的主观意识。人所谓的自由意志只有一个功能,就是为自己的行为做出合理解释、并进行传播和感染。

四、别只盯着钱

货币成本有别于全部成本,做决定的时候,我们要盯住全部成本,而不只是钱。

士兵发薪水比免费征兵更便宜

在美国,政府开支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国防开支,而国防开支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则是士兵的薪酬。有人会想,如果让国会通过一项法律,规定只要是适龄青年,就有义务当兵,不就能节省好多成本,从而减少国防开支?
notion image
事实上,这样的想法是有问题的,因为他们只盯着钱,义务征兵时,政府付出的货币成本确实比较低,但是他们没有看到另外一个重要的成本,就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
一个青年,被征去当兵,就不能从事他原本的职业了。这时虽然多了一个廉价的士兵,但可能少了一位化学家,一个小提琴手,又或者是一个企业家,总的来说,义务兵制的成本是非常高的,因为它放弃的代价是不可估量的。人有会说,那么兵源问题如何解决呢?最好的办法,是采用志愿兵制,政府出钱请士兵,政府说我出1元请人当兵,当然没人愿意,出两元也没人愿意,那么出100,出1000,最后可能出2000元时,就开始有人愿意了。
第一个愿意接受2000元去当兵的人,是在别处机会最少的人,也是认为当兵能给他带来最大满足感的人,这种人是最适合当兵的。也就是说,政府能够以最低的代价招募到最合适的兵,这才是我们解决兵源的问题的最好办法。这对于减少国防总成本,提高征兵效率,提高兵员质量,有极大的帮助。
💡
同理,企业花薪水雇佣员工也是一种便宜的方案。同样的工作岗位,当出价到一个雇员愿意接收的价格时,即可完成总体对社会来说最公平的雇佣关系建立。 这就是有时候人们或说道,免费的可能才是最贵的。可以延伸到人情世故,花钱解决的事、有些时候比动用看似免费的人情关系更加便宜。

中间商赚差价,让商品价格更便宜

好多人批评商人,说,我们买的东西之所以贵,是因为中间商在当中赚了很多钱。如果我们直接跟供应商打交道,直接从那里进货的话,我们买东西就会便宜很多。
甚至有人做了调查,说我们在超市里花一元钱买的一瓶水,实际上出厂价只要一毛钱;我们种的马铃薯,在地里也很便宜,到商场就贵了非常多。也就是说,中间商赚了商品价格的百分之七八十,甚至百分之九十。要是没有中间商的话,我们的生活会幸福很多。
这种看法,也翻了同样的错误,就是只盯着货币成本,没看到全部成本。
notion image
无间不商,如果我们不经过中间商,亲自跑到菜地里去买青菜,再到屠宰场里买猪肉,那么,我们付出的成本会高得不可想象。
经济学告诉我们,哪怕统计数据是准确的,即一元钱的商品中,中间商赚的钱占了百分之八九十,但这百分之八九十,已经是中间商所赚取的最低比例了。
由于中间商和中间商之间也存在竞争,在地里只值一毛钱的青菜,人们再多付九毛,就能在家旁边的菜市场买到,这已经是在当前的约束条件下,人们可能支付的最低成本了。
在大多数情况下,中间商在帮助我们减少总成本,而不是增加总成本,而中间商之间的竞争,会使物流的总成本降到最低。

连腐败都得精打细算

notion image
目前美国人均支出超过每年1000美元,而德国、法国只有这个数字的一半多一点。与欧洲国家相比,美国并不过度依赖于处方药,在使用时也倾向于推荐更便宜的仿制药。那么,支出的差异究竟在哪里呢?那就是药品价格。
药品的价格困扰整个美国医疗系统。从1990开始,几十种所谓“重磅炸弹”进入市场,如立普妥、Advair等,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的药品从1997年的6种增加到2006年的52种,比如最新推出的昂贵的抗丙肝药物只是其中最新的一种。
由于缺乏基本的价格控制,美国消费者首当其冲地承担了新药昂贵的开发成本;同时,药品供应链中所有实体的营销支出和利润进一步增加了这些治疗成本。2018年3月美国国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过去五年内最受欢迎的品牌药品价格相比于通货膨胀上涨近10倍,在20种老年人处方药中,近1/3的药品在2012年到2017年间价格上涨了100%。
腐败也是一种制度成本,它也是导致药价上升的原因之一。
然而,哪怕是腐败行为,也仍然受到经济规律的约東。腐败的根源在于不适当的制度漏洞,而为了利用这些漏洞,腐败者也仍然需要精打细算。 那有没有办法让药品价格下降一点?当然有,关键是要改革制度,增加制度的宽松程度,拓宽药物的供应渠道,而不是单靠行政命令。
供应增加,价格才会下降,否则,只盯着中间商,生硬地减少自然行生出来的中间环节,效果很可能会适得其反,使得药品价格不降反升。
 
好欢螺发现虫卵,事情真相何去何从?跟着外资学投资逻辑

  • Waline
  • Valine
  • Giscus
  • Cusdis